? 707彩票官网:《4分33秒》是不是音乐

707彩票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4分33秒》是不是音樂

作者:未知

  【摘要】《4分33秒》是當代音樂家約翰凱奇的成名作,六十多年來,人們對于這首作品是否屬于音樂仍有爭議,但并沒有人系統完備地對此進行論述。本文從音樂的定義出發,從形式與內在兩個角度論證說明《4分33秒》屬于音樂,同時闡明出現爭議的原因。
  【關鍵詞】《4分33秒》;音樂定義;美
  【中圖分類號】J60                              【文獻標識碼】A
  一、《4分33秒》的爭議
  《4分33秒》是當代先鋒音樂家約翰凱奇的成名作,作品自1952年公演以來,引起巨大反響,贊譽者認為它是劃時代的巨作,體現了音樂理念的又一次突破。反對者則以“皇帝的新音樂”譏諷其根本不能算作音樂,不過是嘩眾取寵。六十多年來,這部作品依舊存在爭議,爭議的焦點集中在這首作品究竟屬不屬于音樂,假若它不算音樂,那它所承載的意義也無從談起。
  目前認為《4分33秒》不屬于音樂的研究有宋興宇,其在《淺談凱奇的行為藝術品——<4分33秒>》中說:“《4分33秒》違背了音樂必須具有樂音的特性…… 約翰凱奇的《4分33秒》這部作品并沒有包括任何具有固定音高的樂音或是任何一個音樂基本要素……從音樂的作用來看。音樂是一門美的藝術,且音樂對人是有教化的功能,能把人教育成善的、美的。而《4分33秒》這部作品,無論如何都看不出來對人們有什么教化功能,反而讓大家對此深表疑問并有欺騙感。”在文章中,他將其稱之為行為藝術。姜全福《現代音樂美學思想探微——<4分33秒>帶給我的思考》中從“非自然性—創造性”“非語意性和非視覺性”兩個方面論述,認為《4分33秒》沒有創造性因素,同時,《4分33秒》只是給了觀眾“一種視覺的景象”,是不符合音樂邏輯的。前者并沒有從本質出發即否定了《4分33秒》的音樂性,“無論如何都看不出來對人們有什么教化功能”顯然具有片面的色彩;而后者恰恰忽視了音樂作為一種表演藝術而具有的視覺效應。
  支持《4分33秒》屬于音樂的研究較多,但大都默認其為音樂作品,直接談《4分33秒》的創新性以及意義。余丹紅《從預制鋼琴到<4分33秒>》:“這個時期,作為禪宗思想直接影響的結果——《4分33秒》,是音樂史上最為驚世駭俗的作品之一。”馮長春《從“大音希聲”到<4分33秒>關于“無聲之樂”及其存在方式的美學思考》:“在他的眾多的“偶然音樂”作品當中,《4分33秒》作為一首“無聲作品”一直為人們所津津樂道,褒貶不一。如果說這種沒有聲音的作品也是音樂的話,那么正如勛伯格所說:“與其說凱奇是一位作曲家,不如說是位發明家。”這樣的論述顯然基于《4分33秒》是音樂作品。歐陽平方《約翰·凱奇<4分33秒>的后現代美學特征分析》則從后現代的角度進行審視:“他把音樂推向了偶然、無序,使音樂生活化,希望人們用音樂的觀念去對待‘生活之聲’,《4分33秒》正是這樣的經典之作。”不過也同時發出了質問:“讓我們再思考:到底什么是音樂?音樂的本質是什么?”只有王雨辰《淺論<4分33秒>在音樂上的創新性》從“樂譜文本、音響文本和意義理解”三個角度較為系統地論述了《4分33秒》所具有的音樂性。但是,以上研究沒有真正從音樂的定義出發,對音樂定義的參考比較孤立,或只單論了一個因素,或進行片面的否定,甚至簡單地用“我們認為”[1]來表達對音樂概念的理解,那么其論述的科學性便有待商榷。筆者嘗試從音樂的定義出發,論證《4分33秒》屬于音樂作品。
  二、《4分33秒》的音樂美
  我國古代的《樂記·樂本》說:“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動,故形于聲。聲相應,故生變;變成方,謂之音;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古時候的樂雖包含舞蹈,但古人對音已有了較明確的概念,就是要有“聲”也有“變”。《簡明音樂辭典》[2]對音樂的定義是:“藝術的一種。通過有組織的樂音所形成的藝術形象表達人們的思想感情,反映社會現實生活。”《美學百科辭典》[3]:“通過基于一定法則的音的組合,給我們以美的享受的一種藝術形式。”《簡明牛津詞典》[4]“the art of combining vocal or instrumental sounds(or both)to produce beauty of form,harmony,and expression of emotion”強調了組合、聲音及美的概念。綜上所述,不難得出音樂是有組織的聲音,同時從美學角度來說要給人以美的享受,即形式與內在兩個方面。
  首先,《4分33秒》并不是完全無聲的,曲作者約翰凱奇這樣解釋道:“在第一樂章中,你可以聽到正在外面吹著的風。第二樂章中,雨水開始敲打屋頂,發出淅瀝聲響。而在第三樂章中,觀眾在談論時發出了各種有趣的聲音(約翰凱奇在《4分33秒》首次公演中的演講)。”筆者認為,這樣的聲音事實上也并非完全偶然,它是產生于一定預設框架中的,比如聽眾看著演奏者并不彈奏而只是靜坐,難免會發出議論聲,而作者雖然沒有對聲音本身的規律進行組織,但聲音的產生是存在于作者的預料或組織中的。同時,這首作品鮮明地包含著作曲家的設計意圖,它并不單純是一段空白,分為三個樂章,在這個意義上它體現著傳統音樂的特點。三個樂章間的時間并非任意,需要演奏者嚴格地把握每段樂章的長度,通過翻動樂譜或者琴蓋來體現樂章間的過渡,對于一首通篇休止符的作品,這其實需要演奏者很高的能力。
  其次,《4分33秒》具有一種形式美,表現在它的“無聲”以及表演形式上。《4分33秒》的樂譜恰似中國藝術作品中的留白。
  體現出一種想象與意境之美,不考慮觀眾及自然的偶然聲音,作品本身正如老子“大音希聲”所展現的一樣,具有“無聲”之美。同時,音樂作為一門表演藝術,具有外在形式的視覺美,在BBC交響樂團的演奏版本中,便需要每一名演奏者在手持樂器的同時保持固定姿勢,不能發出一點聲音,這其實并不容易。而這樣靜默的形象,給人以時間靜止的感覺,又未嘗不是一種形式美。   最后,《4分33秒》的內在美主要體現為作者的創作意圖,這也是最為重要的。從美學上講,美是人的本質力量的感性顯現,體現于合規律性的真(音樂發展歷程)以及合目的性的善(作者的創作意圖)中。縱觀西方音樂發展史,從宗教音樂到巴洛克時期、古典時期、浪漫主義時期,再到近現代的印象主義音樂、表現主義音樂、具體音樂,無一不是建立在打破先有陳規的基礎上。許多現代音樂家都力圖精心雕琢表現技法,導致音樂發展的道路漸趨狹窄,約翰凱奇則從另一個角度打破了這種束縛,進而指明了現代音樂發展的另一種思路——生活即音樂。陶淵明彈奏無弦琴可以說是中國融合生活和音樂的典范,其與《4分33秒》呈現的情境極為相似。“淵明不解音律,而蓄無弦琴一張。每酒適,每酒適,輒撫弄以寄其意。”[5]當代美學研究也已經肯定了這種趨勢:“生活與藝術走向融合的趨向是符合人類歷史發展方向的進步傾向。”[6]盡管這“并不意味著生活等同于藝術”,但從《4分33秒》誕生的時代而言,它無疑具有極強的創新意義。譚盾在中央音樂學院舉辦的一次座談會上說:“現代音樂創作比的不是作曲技巧,而是比音樂觀念。”約翰凱奇的音樂觀也創造性地呼吁人們于生活中發現音樂而非限制在特定的舞臺上,他令藝術家和欣賞者的位置趨于平等,使觀眾成為創作作品的元素之一。從這一積極意義講,《4分33秒》具有美學上所說的求真、向善的本質,而它給人的美感體驗,便展現在這樣的音樂觀念中。因此,筆者認為,《4分33秒》擁有音樂的特性,屬于音樂作品。
  不過,之所以《4分33秒》會在音樂本質上產生許多爭議,是因為這種反傳統審美的意義剝奪了對音樂優劣的審美價值,從他的音樂觀念出發,一個樂器入門者演奏的樂曲與大師之間并沒有多大差異,同時,它的美感體驗不易被人直接感知。筆者認為,這樣的審美回溯——生活即音樂,恰恰與中國“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是還是山”的三重境界相似。人們的認識水平與實踐經驗一般都有一個“由簡趨繁、再由繁趨簡的辨證運動過程”,[6]音樂先產生于生活,既而與生活的界限越來越分明,最后演進為二者的相融。然而,要打破音樂現有的準則,回到音樂的本源,必然要對音樂現有的準則達到一定的理解程度,藝術家對音樂的理解已經歷了前兩個過程,大部分聽眾則不然,直接在舞臺上以無聲的形式向大眾闡釋觀念,無疑會遭到抨擊,因而這樣的嘗試最初在精英階層受到的贊譽更多。
  三、總結
  《4分33秒》問世半個多世紀以來,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對此持接受的態度,2004年,BBC電臺首次播放這首“無聲”音樂,它也成為BBC交響樂團音樂會的一部分。《新格羅夫音樂家辭典》說:“他(凱奇)居于美國先鋒藝術的中心達數十年之久,他的作品以及他的美學思想的影響力遍及全世界,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比20世紀任何其他美國作曲家給予世界音樂以更大的沖擊。”無論如何,約翰凱奇的《4分33秒》在音樂發展道路上具有相當大的積極意義,其問世半個多世紀以來,相當多的藝術作品受到他的影響,音樂離大眾的生活也越來越近。約翰凱奇打破生活與音樂的界限,也意在倡導人們用音樂詮釋生活,用藝術的眼光看待生活。
  注釋:
  ①“我們認為,每一部音樂作品所發出的音響都是經過作曲家靜心思考所創作出來的,而這些音響在自然界中是絕對不存在,換句話說,音樂的音響都是非自然性的,是一種創造性的音響。沒有創造性的因素,任何聲音都不可能變成音樂。”姜全福.現代音樂美學思想探微——《4分33秒》帶給我的思考[J].今日科苑,2010(8)233.
  ②《簡明音樂辭典》志敏,國華編,黑龍江出版社,1985.
  ③《美學百科辭典》[日]竹內敏雄主編;劉曉路,何志明,林文軍譯,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
  ④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Allen,R.E.,ed. 1992. Clarendon Press.Oxford:781.
  ⑤轉引自王玏.中西碰撞的“無聲音樂”——由約翰凱奇《4分33秒》想到的[J].大眾文藝,2011(17):121.
  ⑥《美學原理》劉叔成,夏之放,樓昔勇等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參考文獻
  [1]謝盛華.“大音希聲”與《4分33秒》——對音樂存在形式的思考和認識[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17):148-149.
  [2]王雨辰.淺論《4分33秒》在音樂上的創新性[J].大眾文藝,2010(15):4.
  [3]付穎.此時無聲勝有聲——約翰·凱奇的偶然音樂作品《4分33秒》[J].戲劇之家(上半月),2014(6):94.
  [4]歐陽平方.《4分33秒》的后現代美學特征及其東方回應[J].音樂傳播,2014(2):113-116.
  [5]白璐.現代音樂美學對音樂表演藝術的啟示研究[J].北方音樂,2018,38(17):14.
  作者簡介:徐澤韜(1998—),男,揚州大學文學院本科在讀。
轉載注明來源:http://inklies.com/1/view-14840128.htm

?
707彩票-707彩票投注-707彩票注册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投注-辉煌彩票注册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投注-华彩彩票注册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平台-完美彩票官网 快3彩票-快3彩票平台-快3彩票官网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平台-辉煌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