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7彩票官网:项目式学习管理系统的应用

707彩票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項目式學習管理系統的應用

作者:未知

  進入科技快速發展的信息時代,人類對人才培養的要求與工業時代大不相同,培養方式也因此發生了改變。作為培養學生創新實踐能力的有效途徑,項目式學習(Project Based Learning,簡稱PBL)是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大力推進的教學模式[1]。從2006年啟動的“英特爾未來教育計劃”引入這種教學模式以來,PBL在我國中小學教育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隨著近年來創客教育、STEAM教育的興起,PBL逐漸受到廣泛的關注。但由于諸多原因,PBL在我國沒有形成較大規模的區域性應用。筆者于2018年在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通過引入項目式學習管理系統而進行的區域性具體實踐,為項目式學習在中國區域性的應用和推廣進行了有益的嘗試。
  與傳統學科教學重視學科知識和技能目標不同,PBL學習強調分析、評價與創造等過程與方法目標(美國將這些能力概括為4C技能:批評性思維、溝通能力、協作能力和創新能力)的培養。自人類工業化開始以來,國際、國內的實踐都已經證明,以課時為單位的傳授式教學一般是不能有效地實現這些目標的。要想更加有效培養學生的4C能力,國外大量的研究和實踐表明,針對源自真實生活情境并且與學科知識密切相關的挑戰性任務開展長周期的項目式學習是培養學生創新能力的有效方式。
  就像較復雜的項目通常需要利用規范的文檔系統進行有效管理一樣,在一個具有一定挑戰性的項目式學習的實施中,也需要利用規范的文檔系統進行有效的管理。這些文檔不僅能夠規范PBL教學的實施過程,而且也是對PBL教學效果進行實證評量的重要依據[2]。在信息時代,用數字化文檔取代傳統的紙質文檔成為趨勢,在教育領域,這一趨勢表現為學習管理系統(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簡稱LMS)的開發和應用。
  學習管理系統是指能夠對教與學的過程進行計劃、實施和評估的數字化平臺,其核心是管理教學過程中的各種數字化文檔,主要包括工作文檔、演示文檔、評價量規3種類型[3]。目前,大部分學習管理系統是針對以課時為單位的學科教學開發的,不能有效地用于支持項目式學習。因此,我們開發了專門支持項目式學習的“PBL學習管理系統”,主要有以下3個方面的功能。
  ●以PBL的學習周期為基本單元,為教師提供結構化的工作文檔模板,既能幫助教師規范地設計PBL教學資源,又能引導學生有序地參與PBL的學習過程。
  ●為PBL中的各種學習活動提供多樣化的工作文檔和相應的評價量規,支持學生采用文本、圖片、音頻、視頻等多種形式上傳自己學習過程中的證據和學習成果,使教師、同學或其他專業人員能夠對學生的學習過程和結果給出及時評量和反饋。
  ●將教師們設計和實施的PBL教學案例快速生成演示文檔,并按照設定的權限范圍進行分享,有利于教師在借鑒各種PBL教學案例的基礎上不斷進步。
  2018年10—12月,我們在福田區利用PBL學習平臺,按照3個階段開展項目式學習的區域實踐。第1階段,由臺灣臺南大學數字學習科技學系的林奇賢教授與本文作者之一羅東一起,與福田區100多位教師探討PBL教學實踐的必要性和實施的可能性。第2階段,本文的2位作者與福田區自愿參加3天培訓的30位教師進行了PBL學習管理平臺支持的引導式培訓。第3階段,福田區利用PBL學習管理平臺,舉辦了面向全區教師的PBL教學設計與實踐的展評活動。
  在培訓的第2階段,利用PBL教學平臺的任務分解、規范管理功能,30個教師一共設計了16個PBL項目,一改這個行業過去培訓一般只產生紙質或word文檔的設計計劃書的慣例,讓教師們清楚地看到了項目優化和項目可以實施的可能性。
  在展評活動的第3階段,利用PBL教學平臺的任務分解管理功能和實證評估功能,在1周時間內,先后有20所學校共26支團隊(約60名教師)報名參加了這一展評活動。其中16個團隊提交的材料是設計方案(稱為“設計組”),10個團隊報名提交的材料是實施案例(稱為“實踐組”)。
  2018年12月30日,各組的教學方案全部提交,福田區教科院組織專家對教學方案進行了初評,選出9個設計方案和8個實施案例進入現場展評環節。2019年1月3日,福田區教科院組織區、市相關專家對進入現場展評環節的方案和案例進行評定。在展評活動中,教師們充分展現了他們對PBL的理解和應用,一些實踐組團隊不僅在短短1個半月內出色地完成了有質量的PBL教學方案,而且還動員了大量學生參與PBL的活動實施、作品提交、評量和反饋的全流程中。顯然,如果沒有PBL教學平臺的支持,要想達到既能實現PBL區域性實踐,又能不太影響教師們日常傳統教學的目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參照國外普遍采用的PBL教學“6A評價標準”(嚴謹的學科目標,真實情境與專業態度,學生自主權,成人與專業人士的聯結,評量應用,真實的受眾),在福田區經過3天培訓的教師完成的PBL教學方案的合格率在30%~40%之間。在展評活動中,進入現場展評環節的方案和案例占提交數量的65.4%。這是一個令人非常欣慰的數字。2017年9月,作者曾經在廣東某地級市的一所學校舉辦了有100多名教師參加的PBL設計與實施培訓,2天的培訓結束時,只有兩三個教師能夠達到6A評價標準的要求,根本無法開展后續的工作。
  福田區的區域性實踐表明,利用PBL學習管理系統開展引導式培訓和展評式應用,可以有效地推進項目式學習的區域實施。概括地說,區域推進項目式學習主要包括以下2個經驗。第一,在PBL教師培訓中,不僅要向教師介紹相關理論,而且要求教師利用PBL學習管理系統設計教學方案,并進行個別化指導。第二,在PBL應用實踐中,應鼓勵和支持教師利用PBL學習管理平臺組織項目式學習,并引導學生在平臺上展示學習過程和結果。
  參考文獻
  [1] Scott Barry Kaufman. The Neuroscience of Creativity: A Q & A withAnna Abraham. Scientific American,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 2019-01-04.
  [2] Tom Vander Ark. Why High School Students Deserve ExtendedChallenges. www.forbes.com, 2018-07-24.
  [3] Peter Hemon, Robert E. Dungan, Candy Schwartz. Revisiting OutcomesAssessment in Higher Education. America: Libraries Unlimited.
轉載注明來源:http://inklies.com/8/view-14968371.htm

?
太子彩票-太子彩票注册-太子彩票网址 707彩票-707彩票投注-707彩票注册 快3彩票-快3彩票网站-快3彩票App 567彩票-567彩票平台-567彩票官网 同花顺彩票-同花顺彩票投注-同花顺彩票注册 太子彩票-太子彩票注册-太子彩票网址